1. 首页
  2. 学习提升

【读书会】《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

人类能够组装出一座航母,但造不出一枚真鸡蛋。世间万物有两种创造方法:Make or Born 。进化需要死亡,有些物种只作为其跳板存在,在帮助进化出其它物种之后自己就会消亡。也许人类看上去很像这个跳板。

《失控》作者: [美] 凯文·凯利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副标题: 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
原作名: Out of Control: The New Biology of Machines, Social Systems, and the Economic World
译者: 东西文库
出版年: 2010-12
页数: 707
定价: 88.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东西文库
ISBN: 9787513300711

凯文·凯利以先知的姿态预言了组建创造世界的“九律”——在20年前,这非但与我们一般意义上的认知大相径庭,也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但到了今天当人们回顾,我们却发现它准确预言了今天网络世界的大部分事实场景。如今凯文•凯利又带来了《失控》,这是一本充满浪漫主义情怀的书。书中描述了随着逐步放弃对机器的精确控制,到逐步引入生物技术和进化的思想,让机器产生自适应,自学习,自我进化的能力,为了更好的世界。把机器想成生物一样的东西,他们可以形成群落,互相共生,自我进化成更好的机器。
作者思想极为庞杂、深邃且睿智,通过一系列貌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件,蜜蜂、蚂蚁、自然界生态系统、机器的自我行动世界、40亿年前的原始汤、工程学、控制论、热力学第二定律、进化论,等等匪夷所思的组合,不断在向我们论证这样一个人类未来场景:一个失控的、分布式、去中心化、点对点的网络系统可以组建起一个远远超过我们想象的自组织系统,这是一种有效率的协作模式,这也是宇宙和生命体进化的原动力之一。

想一想蚂蚁,蚂蚁的大脑连下下一步该怎么走都无法思考,但是一群蚂蚁却总能找到通往食物的最短路径,这是如何做到的? 每个蚂蚁都会在移动过程中留下一张特殊的化学物质“信息素”,离食物越短的路径,信息素浓度就越高,所以无数只蚂蚁的盲目尝试,却可以让群体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最短的觅食路径。同样的行为也发生在蜂群,蜂群在分家的时候,并非由蜂后指挥,而是排出一群工蜂寻求地点,当它们看到一个好地点,就回到蜂群用蜜蜂之间的舞蹈告诉大家:有一个好地方,然后更多蜜蜂会跟去看,如果它们也认为这是一个好地方,又会回到蜂群中告诉大家这一信息,这个信息不断强化,不断和其它蜜蜂反馈的信息竞争,最后最大的蜂群获胜。 这就是一个白痴选举的大厅,由白痴选举白痴,但其产生的效果却极为惊人。人类的民主制度的真髓,白痴一样的蜜蜂早就明白了。 这也很容易联想到,在一切人类群体组织中,比如人类的市场,每个人的逐利行为却可以导致市场的均衡,虽然它总是摇摇欲坠,但总是能回复平衡。

人类始终掌控机器进化的过程,但如何获得更好的进化,取得更好的效果,我们还是要像自然学习。学习到第一点就是回归简单。建造机器的思想,也从最初的给机器建立一个“中央大脑”思想,演进成制造许多简单而成本低廉的小机器,让他们去完成简单的任务。例如,布鲁克斯的移动机器人实验室开发出来的一套普适分布式控制方法: 先做简单的事。学会准确无误地做简单的事。 在简单任务的成果之上添加新的活动层级。 不要改变简单事物。 让新层级像简单层级那样准确无误地工作。重复以上步骤,无限类推。

对其观点的总结可以归纳为:在群体进化的过程中,并非所有的事情都要事先计划好,进化的代价就是失控,允许每一个个体愚蠢的行为之间的相互影响却能获得你所能获得的最好的结果。以此反观我们当今的世界,一个信息高度集中的时代,社会政治,经济,科技,人文等诸多领域都出现了多样性的大幅减少,呈现出主流趋势集中化加速的态势。这意味着,在医疗,农业,信息,科技,经济,政治等领域都面临系统的脆弱性,大数据只能总结经验, 传播经验,这将进一步减少各个领域的多样性。最终,各个领域的不同体系,对从未出现各种黑天鹅事件将面临全面的失控。

钟表般的精确逻辑,即机械的逻辑。只能用来建造简单的装置。真正复杂的系统,比如细胞、草原、经济体或者大脑都需要一种非技术的逻辑。机械与生命体之间的重叠在一年年增加。机械与生命这两个词的含义在不断延展,直到某一天,所有结构复杂的东西都被看作是机器,而所有能够自维持的机器都被看作是有生命的。

《失控》成书于1994年,现在读来其中很多当时的预言,现在正在实现,这也是这本书的魅力所在。我们在为了向一个有序的世界发展而不断努力“进化”,但无序和有序之间的关系以及其维持整个系统的作用,我们并没有深入思考过。“进化”这件事本身也在进化,人类有两种观点,达尔文进化与拉马克进化,最大的区别在于达尔文进化是“自然选择”,靠的是随机的突变,有中心法则,任何一个生命是无法修改自己基因的,而拉马克进化效率更高,可以“用进废退”,即可以反向回写编码,生命体可以改变自己的基因。计算机的内核是什么?硅基生命。元素周期表上,碳和硅是同一个列的,有着很多相似性,而硅基生命,我们惊讶的发现,在硬件条件上更适合那个更高级的进化方式——拉马克进化。“上帝”造人,人造硅基生命,也许,碳基生命只是生命发展的一个过程产物。生命到底是什么,以目前人类的智慧还无法理解。但生命一定是有自己的使命的,是一种结局确定的自由意志。生命只是借用碳基做宿主发展,人没法摆脱帮助生命创造出硅基宿主的宿命,当然,估计硅基也只是一个过客。

生命的目标我们无法获知,也许就是对抗宇宙的“有序到无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基层网立场,发布者:浩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ceng.org/5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