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工作

  • 基层工作要“做到家”

    基层工作的最高境界,就是从深入群众家中开始,把工作做精细、做到位,直到做成专家。 去年6月,在江苏句容市白兔镇行香村调研基层工作时,有个细节让我感触颇深。一位“五保户”在统计名单上…

    2019年2月6日 0 0
  • 隆回女强人阳掌珠:600亩荒山圆山区留守孩子绿色园林梦

      “自从被县教育局授予自然类‘隆回县青少年校外教育拓展基地’以来,我们这里每天有上百个家长孩子来园里游玩……”2月3日,湖南省隆回县守拙园有限公司总经理阳掌珠介绍道。 经过8年来…

    2019年2月5日 0 0
  • 乡村文体广场蹿虚火

    为更好满足村民精神文化和体育健身需求,乡村文体广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甚至成为不少贫困村的标配。然而,半月谈记者发现,部分乡村文体广场建设虚火熊熊,存在定位不清、规划布局不合理、使用率偏低等问题。

    2019年2月1日 0 0
  • 权责夹缝中的中国乡镇干部

    基层干部在中国社会治理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其生存和工作状态却存在种种问题,如基层干部普遍面临着诸如“晋升空间小”“工作条件差”“收入低”“干群互信缺乏”以及“能力危机”等问题,基层干部形象存在“被污名化”“被妖魔化”的情况,社会公众对这个群体存在广泛的误读和误解,等等。本文作者通过参与式访谈和观察法,展示了乡镇干部生态的真实图景,为我们理解这一群体提供了一个渠道。

    2019年2月1日 0 0
  • 变“谈访色变”为从容应对:新时代求解基层信访工作新思维

    基层很多同志每天都在处理信访问题,但仍不清楚信访工作的本质是什么,不知道如何面对信访群众,也不愿意积极主动地去处理复杂棘手的信访问题。信访是常态还是病态,是求解新时代基层信访工作新思维必须首先回答的问题。

    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发展的过程中,社会发展更不例外。有矛盾就有冲突,有冲突就有可能产生信访,信访自然是社会的正常现象。

    既然信访对社会发展来说是一种常态,信访工作思维就必须回归常识。不必大惊小怪,更不能盲目套用西方理论来理解中国基层的信访实践。

    2019年1月29日 0 0
  • 方明:乡村规划到底有没有用?

    中国城市科学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 方明 自古以来,中国的乡村大都是风水先生选的址,是乡里的乡绅能人画师构思出来的,再加上能工巧匠建设出来的,通过岁月的演变,自然的发展,逐步形成了今天…

    2019年1月28日 0 0
  • 扎堆培训开会,只为“突击花钱”?

    随着各级财务制度更加规范、经费支出监督有力,年终“突击花钱”的情况已有明显好转。但一些行政、事业单位以年底进行密集培训、召开各种会议的形式“突击花钱”现象仍然较为突出,有的单位或部门甚至安排“重复培训”“走过场参会”等,出现了“四风”隐性变异的新动向。

    2019年1月28日 0 0
  • 忠心耿耿,不知咋整,本领不够“虚活儿”凑

    面对越来越重、越来越新的工作任务,基层干部普遍反映存在不同程度的“本领恐慌”:有的因经验老化“不会干”,有的因专业欠缺“干着急”,有的对新事物“跟不上”……部分基层干部寻求形式主义来应付,靠玩虚活儿掩盖“本领缺失”。

    2019年1月28日 0 0
  • 由单县实践看县域持续健康发展

    特邀作者: 尚士高 读了“基层网”发的《新时代新气象——善的智慧、秀美单县的今日风采》一文,觉得单县的实践,或许揭示了县域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路径,其中,有三点特别值得注意。 第一点…

    2019年1月26日 0 0
  • 逃离乡镇!基层年轻干部断层之忧

    基层干部,尤其是乡镇一级干部,是最接近群众的公权力行使者,影响着基层治理的现状和未来,也决定着群众对政府的认同度。半月谈记者在一些地方调研时发现,基层出现年轻干部逃离乡镇的趋势,面临流失、断层之忧。一些年轻干部不愿留在基层、扎根基层,一心谋划着通过考试或借调,甚至辞职离开乡镇。

    2019年1月26日 0 0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