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层工作

村干部

严格地说,村干部还算不上官,至少民的成分要多些。吃、穿、住、用,与农民没有丝毫的不同。干的时候,有时干公家的,有时干私人的,有准儿没准儿的;不想干了,手续也简单,也没多大利益的损害;不干之后,也没有多大失落,也没多大变化,因为当着时就没变化哩,也就无起起伏伏了。

村干部这差事,能当的不想当,当不好的又想当。但最后当的还是那些能撑得起事的人。为什么这些人不那么热衷呢?不是境界不高,或者上面关照不够,而是他们还有些能耐,干别的活儿可以赚更多的钱。但是组织一谈话,群众一抬举,一杯人情酒也得吃,一个村的事总得有人来干嘛。

这些人当村干部不怕没有威信,不在权,在于个人的能量,用老百姓的话说叫脚路宽。

有的当过兵,走南闯北,有见识;有的跑过小买卖,对捞钱的道道还略知一些。他们善于海侃,见过多大的领导,吃过多大的宴席,哪个会有多大的出息,好像什么都知道。当然这都还是纸上谈兵,最叫人信服的是这些人家庭的经营有方。

村干部都很勤劳,种的田亩总是样板。这还没什么值得夸的,大部分都还想了些门道,沿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路子找了些活儿,赚一些外快,有经济头脑。这样,村干部的经济实力一般要雄厚些。有了钱修房子,村干部的要高大些,齐整些,上面来了检查的,或是驻队的,常是住到这些人家,清爽。

他们眼光比一般人远些,好多事有人主动来请教、商量,尤其是子女的事,因为村干部往往把读书的事看得很重,子女有出息的人也多点,给人的感觉是,一家子都人模人样的。

当了村干部才感到权力相对过去弱化多了,缺乏了应有的气势。很多人打工去了,家里剩下的老的、少的、女的,指挥起来也不过瘾;也难得喊动了,不比过去出集体工,而今做事都有帮忙的味道。

有时传达上面的精神,开会也难喊拢来几个人,一帮子人就走村串户。村干部能喊得出每个人的名字,进去之后拉家常,有时连正事也忘了,有的扯到过,被其他的话一岔,有些政策就没解释清楚。偏偏现在上头喜欢督查,冷不丁查到某户,说不清或是不晓得的常有,这时村干部会发火,甚至是骂人。

可能不顺的事儿多,村干部爱发牢骚,发给大领导不敢,来了都说这么好、那么好,发给老百姓没有用,牢骚多发给乡干部。

说没钱,人又不好管,工作怎么也搞不上去。情绪一低,乡干部就在会上讲大道理,散会后又趁热打铁在饭桌上敬酒,喝几杯,又来了干劲,好哇,看“老板”的面子,再干。他们其实把工作看得很重,出了问题,要求乡领导骂他们,不挨骂心里难受。

他们有着一定的争先意识,或者是面子观念强,有时评比未摆平,还有意见,甚至开会称病不来。这样,乡干部上门做工作。一去,又好像无事一般,只是忙着弄饭。就是在这种磕磕绊绊中,他们和乡干部有着很深的感情,红白喜事,相互往来,逢年过节,多少是个礼,给主职和联村的表达个心意,遇上上面来考察,格外捧场。

忙村子里的公益事业,多半是两件大事:修路,搞水利建设。也有大想法的,说是把村子里的资源都运用好,招个把商来,大多是嘴上说说,实际行动少。这些重大的事情给乡镇汇报,但对他们的难处太了解了,多是依靠村里出去的人。

一个村难得出一个人,出了个不大的官也是太上皇。你得有思想准备,很多事要麻烦,无穷地汇报,打明了旗号,结果全是要钱,也不管你艰难不艰难。开始还尊重你,一点忙也不帮的话,就说你忘本;不过遇了外人吹牛皮吹得了不得,逢人便吹村里出了某某,要是有谁不知,必然惊讶:他都不认得呀。好像别人是多么的孤陋寡闻。

回到村里,发号施令,又打某某的牌子,一村人敬畏得不得了,连连称赞。村干部非常质朴,你帮了忙,想尽千方百计报答,不感谢不好意思,送上一点腊货,觉得价值太低了,总想找些过瘾的方式尽尽心。

村干部叫不上官,自然也就不懂多少套路,更不晓官场的一些难处。我去某村参加过一次庆典,城里去了一批人,一定留吃饭,热情四溢,可是吃饭丝毫不讲座次,各坐各的,一些层面高的还等着安排,结果只剩下一些角落随便将就了。

今年农民减负测评,我再次感受到他们的可靠,来的大部分是村干部,我们叫人介绍了所做的工作,他们觉得受到了尊重,纷纷拍胸脯。结果表明,这些人一点不耍滑头,不会当面讲好背后另搞一套。

值得注意的是,村干部现在换得频了。有的人是进城又回村当干部,有的当了村干部进了几次城又动了心,不管怎么着,这是好事,他们是农村的先行军,在乡村的梦里,有着城市的花朵,这花朵属于文明,很香。

作者: 卢年初

本文转载自《领导文萃》2019年1月下,本文观点不代表基层网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