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层工作

基层干部的一天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通知,要求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切实减轻基层负担,并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

通知下发后,省委迅速召开常委会,并出台了为基层减负的20条具体措施,各地各部门也纷纷拿出硬招实招,精简文件、压缩会议、统筹规范督查检查和考核评比,基层干部的包袱正在减轻。

当前,浙江各地的减负工作进行得怎样?基层干部的真实工作状态如何?他们身上还有哪些负担待减,最期待从哪些方面除去包袱?近日,我们分赴多地亲历基层干部的工作,听听他们的心声和期盼。

状态

一天的工作包括7项内容,从早上八点半排到晚上八点半

改变

白天不开会,时间用在走现场下基层上

一名乡镇干部有多忙?近日,我们跟随义乌市后宅街道党工委书记徐镜跃,切身体验了一回。

8时25分,我们抵达街道时,徐镜跃正在办公楼下等候市交通局“三服务”工作组一行。之前的“三服务”活动中,后宅街道要求在后余村与寺前村之间修建两公里长的乡村道路,市交通局现场踏勘后,当天前来敲定项目落地。

“现在各种会议少了,办事效率提高了不少。”街道党政办主任王瑾说。这天,徐镜跃的工作,从8时30分一直排到20时30分,共7项内容,包括去4个村开现场会协调项目、两项上级调研的陪同接待,外加晚上的专题会议。

王瑾说,这是街道干部们的工作常态,“周六是正常上班,周日也经常加班。”

徐镜跃每天晚上10时左右到家,睡一觉继续上班,“不然这么多事情根本忙不过来。”他说,市里对乡镇重点考核18项工作,包括“三改一拆”“五水共治”、文明创建、工业投资、农村有机更新、小城镇综合整治、基层党建等,每个月按评分高低挂红、黄旗,季度、年度都要排定名次,“去年我们各项经济社会发展综合排名打了‘翻身仗’,从原来的最后一名变成了第二名,现在很多乡镇都盯着要赶超我们,不拼不行啊。”

9时06分,徐镜跃赶到岭脚村,协调村庄规划调整及危旧房改造安置工作,街道城建办主任、工作片主任以及村干部都已等在村里,他们要开个现场协调会。

从去年开始,后宅街道倡导“无会制”:工作日白天不开会,基层问题现场解决。今年,中央提出为基层减负后,义乌开始推行“市会镇开、镇会村开”,“白天不开会”便成了后宅的一项正式规定。

“以前,很多会都是走走形式,减少这样的会,就是给自己减负。”徐镜跃一直在乡镇工作,深知“文山会海”的苦。来到后宅工作后,他要求大家把开会的时间用在走现场、下基层上,多开现场会;有需要传达的文件精神,则通过街道干部群、村干部群进行转发。

会太多,曾让基层干部不堪重负。“上面布置的工作有很多,以前基本都要开会落实。”王瑾说,街道共有5个会议室,各个科室抢着预订,根本排不过来,“一天到晚都在开会,很少下基层,落实情况也无从得知,遇到检查考核就靠突击整理材料。”

如今,白天不开会,很多决策会、协调会就安排在晚上开。“今年以来,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会议安排,一般是18时左右开始,到21时前后结束。”王瑾说,多的时候,街道一个晚上要开4个会。

我们蹲点当天,后宅原本安排晚上开专题会议,研究各村(小区)上半年“军令状”签署工作,但市水务集团临时要来对接“稠岩农事”项目,“专题会只能推迟,另外找一个晚上开。”徐镜跃说。

当天的3项协调、调研活动都在塘李片区,工作片主任傅文龙一直都在现场陪同。像他这样的网格干部,是乡镇里最忙、最辛苦的群体。“工作片有13个村,和这些村有关的所有事,都是我的责任范围。”傅文龙每天清晨6时起床,一直忙到晚上,周末基本无休。

“最怕的是问题没解决,领导要批评,老百姓也不满意。”傅文龙说,按照此前的流程,网格员发现问题后解决不了,要一级级向上反映,先报给工作片主任,再找职能部门协调,职能部门报给分管领导,最后由街道主要领导决定;“报上去后,街道领导和职能部门要来调研,我们又得一次次陪同。”

层层上报、重复调研,一个问题从发现到解决起码要好几天时间。“现在,基层发现问题,就让街道领导带着职能部门一起下去,一个来回就把问题解决掉。”徐镜跃认为,工作流程的再造,其实也是给干部们减负。

街道干部们期盼,上级部门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督查考核和台账留痕,“让干部有更多时间精力,沉到基层解决实际问题。”

状态

先花半小时解决能在办公室处理的事,然后到四个村现场办公

改变

会议集中开,让各部门条线“搭会”部署工作

近8时,在象山县西周镇政府大院,我们见到了80后镇党委副书记童立敏。他“蹭蹭蹭”快走上4楼,还整了整办公室门口的去向牌。在这幢楼里,他工作了16个年头。

没和我们寒暄几句,就有镇干部来商量青年干部读书会的方案。15分钟后,议题刚结束,另一位干部进来汇报儒雅洋片区集体经济发展情况。这边交流收尾,镇纪委负责人又来讨论横山村村监委事宜。

这是童立敏每天的常规“开局”——先花约半小时时间,解决能在办公室处理的事。当天,他还负责一件重要事项——会议统筹。4月4日,西周镇召开政法信访暨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他详细询问各部门条线是否要“搭会”部署工作。

“镇里严控会议数量、把会集中开,减少基层干部奔波。不像以前一天三四个会,会场一进一出一天就过去了。”他告诉我们,基层干部都怕会议多。

处理完案头工作,童立敏邀请我们一起下村。

上午8时35分,他驾车从镇政府出发,17分钟后到达隔溪张村。村子正兴建村口景观。童立敏看了设计图,又看施工现场。“建筑材料不要一味追求高档,美观实用就行。”他告诉村干部。

随后,童立敏又到了西岙郑村和儒雅洋村。儒雅洋村是当地的美丽乡村示范村,其中古建筑修缮是重点。在一处正在施工的古旧小楼前,村干部介绍完情况,童立敏提出上楼看看。“里面不大好走。”村干部提醒。“没关系,我们小心点。”童立敏走上小楼,一圈下来,皮鞋上已是泥斑点点。

听说村里打算沿河铺仿古石子路,童立敏立即去实地查看。“我看没必要,原先的地砖比较新,而且石子路与周边景观不协调。”一番思索后,童立敏对村干部说。村干部点点头,觉得有理。

童立敏的担子不轻,分管党群、政协、新农村建设、全域旅游等工作,但同事眼中的他每天都充满活力。趁着中午空闲,他自豪地向记者介绍起西周镇:这里有435家企业,其中52家规上企业、3家上市公司。“中央和省委为基层减负的部署里特别提到,对基层干部给予更多理解和支持,说到了我们的心坎里。西周底子好,我们最希望能一门心思干成事。”

时间指向下午1时40分,童立敏来到杰下村。当地乡贤赖永然计划回乡投资项目,童立敏叫来负责西周镇全域旅游规划的设计院负责人和村干部开现场会。村会议室里茶没喝几口,他又提出到实地看看。

45度斜坡的山路上,童立敏健步如飞,很快就把我们甩在了后面。“镇领导对项目这么上心,让我很放心,也对未来充满信心。”赖永然说。半个多小时后,基本思路谈成,童立敏第一个下山,衬衫后背湿了一大块,“当乡镇干部的好处,就是不用去健身房!”他打趣说。

下午3时,童立敏驾车返回。春风拂面,满目翠绿,这生机勃勃的土地和剪不断的乡愁,成为他十余年来坚守乡镇的最大动力。“再一次释放自己,胸中那灿烂的情感……”他调高音乐声,享受着片刻的轻松。

状态

一名社区干部有100多个微信群,手机从早响到晚

改变

解绑“指尖负担”,上级部门也“下地干活”

“有时候忙起来,一听到微信响,真恨不得砸了手机。”这是我们在多地走访调研时,基层干部不约而同吐露的“槽点”。一位社区干部粗粗算了一下,他常用的一部手机里竟然有100多个微信群,如果不静音,手机能从早响到晚,现在他出门时,包里要常备一块充电宝。

“@所有人,今天要对所有危化企业和危化品储存点进行排查整治,做好台账,收到请回复。”“今天下午区综合执法局巡查方案转发给你们,请务必高度重视、迅速行动,高标准做好路面保洁工作。”“请各社区在下班前上报租赁商铺选址汇总表并发送到此群。”……浙南某市一位社区党委书记从进办公室开始,手机就“叮咚叮咚”响个不停,不到半个小时,跳出了近百条信息。在她的手机里,记者看到经济工作群、网格工作群、平安群、支部群、某某行动工作群等。“大约有100多个,一条线上至少有一个微信群,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临时性的重点工作群,实在太多了。”

当天上午,这位社区党委书记几乎没有离开过办公室,采访也是在“叮咚叮咚”的间隙中进行,忙完微信上布置的各种任务,终于能抽空指导一个小区成立业委会。“回到家,孩子常常怪我总看手机,把眼睛都看坏了,我只能无奈地笑笑。”

微信群、APP等现代办公工具为何会成为基层干部“指尖上的负担”?其背后是有的部门以属地管理为由,把微信当成给基层下达任务指令的“中转站”。很多基层干部认为,如果遇到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上级部门需要基层配合,那就应该做好牵头工作,别当“甩手掌柜”,理应一起“下地干活”。

在浙中某市一个乡镇,一位负责宣传的乡镇干部,最近在微信工作群里收到了一个“急差”,当地有关部门要求对无证的校外培训、早教机构进行排摸整治,查到无证机构要立刻贴上封条、停止营业。这位干部有点懵:“我们根本没有执法权,去哪里要封条?”他告诉我们,前不久上级好不容易派了一名工作人员来指导工作,没待两个小时就走了,临走前甩下一句话:“这个工作不是我们科室负责。”

事实上,除了微信工作群,名目繁多的政务APP、公众号同样让基层干部叫苦不迭。

在浙南某区一个社区,一位网格员向我们展示了他手机里装的4个相同工作领域的APP,分别由各级部门开发,功能作用雷同,每一个都有GPS定位功能,要求每天巡查超过一定公里数,报送一定数量的信息,“去年一个APP要求报送20条信息,今年标准下降到了5条。”

有的部门为了推广自己的APP、公众号,通过排名等方式给基层下达指标,一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前不久,他收到了某个公众号100多个“关注”指标,为了完成任务,他只能在家庭、同事、朋友群里求助,“大家都想着创新,落实到基层却成了一种负担。”

好在,基层干部的呼声已经引起了重视。近日,桐庐县的基层干部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当地县委改革办、县民政局等部门通过完善村(社区)工作职责准入目录,严格执行准入审核制,避免机关部门违规向下转嫁工作职能。

“这些措施值得点赞,希望进一步把我们从‘指尖负担’中解绑,从而腾出手脚更好地服务群众。”一位基层干部说。

(本报记者梁国瑞李攀翁浩浩通讯员陈锦青俞莉陈光曙)

本文转载自浙江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基层网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