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基层网首页
  2. 基层工作

村书记和村主任有矛盾,怎么办?

基层调研,我们经常听到有些村主任说:“村书记是几十位党员选的,村主任是成百上千村民选的,凭什么让我听书记的,到底是谁的权力大?”

有的乡镇领导直接坦言:“现在的基层组织无法有效的发挥作用,每年成百上千万的工程项目投入下去,有的几乎是打了水漂,投入效果令人堪忧。”

这些话语突出反映了村书记与村主任之间的矛盾。谁大谁小,到底听谁的,看似是个小问题,实际是影响基层组织运行的关键问题。

村书记与村主任间的矛盾缘何存在,又该如何彻底解决?推荐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刘超的解读文章。

村书记和村主任有矛盾,怎么办?

矛 盾

笔者在华北地区调研时,见到A村的村书记是长期掌权的当权派,而新选上来的村主任是另外一派,两派长期相互攻讦。一派有一点点程序上的失误,另一派则迅速聚集人群去乡政府闹事。村里面的工程项目验收需要村主任与书记签字,一个人签了字,另一人认为他从中捞取了好处,以各种理由不签字,工程款无法拨付。

村书记与村主任之间的权力摩擦成为各地显见的治理矛盾之一,影响了班子团结。干部之间有了派性,基层治理与社会发展任务也难以完成。

这背后的原因主要在于村“两委”在具体工作中,尤其是在重大村务决策上,职责有交叉、有重叠。

目前,村“两委”的职责,分别由《中国共产党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条例》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进行规定。

党支部行使对村务工作的领导权,村委会行使各项村务管理职责,但并没有就党支部和村委会的具体职责权限作出明确划分,也没有对村务工作运行机制作出具体、可操作规定

那村书记与村主任各成派系,乡镇政府是不是能管一管呢?也很难。

1998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四条规定,“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对村民委员会的工作给予指导、支持和帮助,但是不得干预依法属于村民自治范围内的事项。”这意味着乡镇与村之间是“指导一被指导”关系,而非“领导—被领导”关系。

也是在A村,乡镇领导看到两个负责人“面和心不和”,也不敢把项目投入到该村,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逐渐落后。乡镇领导说:“项目资源的投入首先要保证安全,其次是保证效率,那些长期闹派性的村庄,两个派长矛盾无法调和,资源投入下去打了水漂,也不敢再投了。

与此同时,城镇化带来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项目下乡的资源流量越来越大。村干部当选之后便能通过干部职位攫取巨额的利益,随之而来的便是极度激烈的村庄竞选。村庄利益分配过程中容易产生权力腐败,激化了干群冲突,瓦解了干群信任体系。村两委“第一年磨合期,第二年做工作,第三年又要开始选举了”成为了常态。

解决

该如何解决这种基层组织软弱涣散的问题?“一肩挑”是一个办法。

农村基层党组织的负责人与村委会负责人由一人担任被俗称为“一肩挑”。

2019年5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其中提到:“强化农村基层党组织领导作用,全面推行村党组织书记通过法定程序担任村委会主任和村级集体经济组织、合作经济组织负责人。”

早在2018 年5 月31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和《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0 年全国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比例要达到35%、到2022 年要达到50%的预期目标。

“一肩挑”在地方也早已进行了初步尝试。

比如,湖北省谷城县冷集镇于1988 年底村级组织换届选举时在全镇13 个千人以下的村推行“一肩挑”。而据《中国民政统计年鉴》(2017 年卷)统计,以2016年年底的数据而言,各省、市、自治区村级组织党政“一肩挑”比例较高的有,海南89.46%,湖北84.39%,山东75.25%,广东68.93%;而比例较低的有,浙江5%,重庆3%,四川6.98%,全国平均为33.33%。

“一肩挑”的好处,首先是消除村“两委”矛盾。

在存在村“两委”矛盾的地方,背后实际上是以村书记与村主任为首的两大派系集团的对立,村庄政治已经丧失了公共性与伦理性,完全变成了基于私人利益上的排列组合。而“一肩挑”将两个组织之间的交易成本,通过人事的统一实现了内部化处理,村“两委”之间的关系问题通过统一领导下的村党组织内部或村委会内部工作来协调,这比两个组织间的协调容易的多。由此,能够最大程度上的实现社会的统一,整合日益分化的利益,有利于社会整合。

二是理顺了“乡村”关系,是实现权力衔接的有效举措。

基层组织是国家有效治理的基础。农村税费改革虽然解决了农民负担过重的问题,却没有解决国家渗入乡村社会与分散的一家一户小农打交道的问题。相反,村级组织的治理责任与治理能力逐渐减弱。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自上而下的项目资源如何进村,乡镇党委政府如何调控村级组织、依靠组织实现乡村振兴,是重大关键问题。

通过“一肩挑”,乡镇党委能够在法律政策框架下,将组织意图传递给基层党组织的负责人,并由其具体负责实施,优化了权力运作流程,有利于实现有效治理。

三是密切了“党群”关系,有利于实现党的领导与基层民主政治的内在统一。

国家权力从社会退出,为群众自治创造了前提条件。但这并不意味着国家就不对基层社会进行调控。社会自主性的成长为基层群众自治奠定了必要的基础,但这也不意味着基层民主就能顺利成长

一段时期以来,一些地方在认识和对待党领导基层自治问题上出现偏差,要么放弃或弱化党对基层自治的领导,要么党包揽一切,使基层民主的活力得不到体现。这两种倾向把党的领导与基层自治二者割裂开来,不仅损害基层民主的健康发展,而且危及党的执政基础。

“一肩挑”将自上而下的组织意图与自下而上的社会民主相结合,党组织努力把党员干部培养成被群众认可与接受的乡村政治精英,建立执政党在基层社会密切党群关系的新机制,有利于基层民主良性健康发展。

监督

“一肩挑”政策虽然能产生积极效果,但是政策实践也应考虑政策配套,优化选人用人机制,完善集体决策,加强权力监督,同时也要注意具体的村庄社会基础,不应“一刀切”。

第一是要优化选人用人机制,完善干部培养制度。

基层党委政府应当树立明确的用人导向,选拔那些政治素质过硬,群众工作能力强,在干部群众中威望高的人选,真正做到“能者上”、“庸者下”和“劣者汰”。同时,应当完善村级干部培养制度,比如后备干部培养机制,选拔年轻人提前进入村级组织,优化干部队伍结构,努力建设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干部队伍。

第二是加强集体领导,完善集体决策。

推行“一肩挑”虽然实现了村党支部与村委会的相对统一,但也赋予了村书记极大的权力。权力也是责任。应加强集体领导,集体决策的相关机制建设,比如一些地区推行的“五议决策法”,村级重大事项要走“村党组织提议——村两委会联席会议商议——村党员会议审议——村民代表会议决议——村两委会实施议案”的程序,通过完整的决策流程设置,实现了集体领导,避免“家长制”、“一言堂”等现象。

第三是要加强民主建设,完善权力监督。

应进一步加强党内民主与村民民主建设,保障党员的相关权利,落实村民的公共事务参与权。比如,一些地区推行的小微权力清单改革,梳理和完善农村现有政策、权力事项,进一步明确了权力内容、厘清了权力边界,这对于发挥社会监督功能起了重要作用。

同时,村书记个人也应加强民主作风建设,“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善于团结各方面同志包括与不同意见的同志一道工作,善于充分调动班子成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作者/刘  超(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本文观点不代表基层网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