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基层网首页
  2. 基层工作

周国祥:村级治理之难——产业、人才与村干部

进入新时代,无论当前的脱贫攻坚,还是今后的乡村振兴,都是着眼于发展乡村,增加群众收入,缩小城乡差距。其中,加强和改进村级治理,始终是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题中应有之义。同时,也只有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才能为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提供坚强保障。现实中,要改善和提高村级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还仍然面的众多的困难和挑战。

在所有的困难和挑战中,首当其冲的是要解决农村“空心化”的问题。这里的“空心化”可分为“产业的空心化”和“人的空心化”,前者是指村里产业薄弱,小农经济为主,仍然需要“靠天吃饭”,几乎无商品经济,无支柱产业或支柱产业效益欠佳,至于加工业、第三产业则更是少之又少、弱之又弱,因此常年务农的村民收入较低;“人的空心化”是指为经济生活所迫,一般在本地区难以持续发展的村民,离开家乡,涌入大城市务工经商,从而造成本地区人口减少、人才流失的现象。可以说,“人口的空心化”源于“产业的空心化”,“产业的空心化”进一步加剧了“人口的空心化”,两者形成恶性循环之式。在“产业空心化”方面,村级面临传统产业上提质增效难、新兴产业上风险高周期长难度大的“双重困难”。“人口空心化”方面,一则为外出村民,为村里提供源源不断的、远高于务农收入的钱财。同时,外面的世界也开阔了他们的视野,更新了他们的理念,提升了他们的生存技能和本领;二则能外出的人员中,大多是有知识、有能力的本地精英人才,他们的外出,也造成村里“人才流失”,一定程度造成村级事务治理人才缺乏,此外也导致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土地抛荒等系列农村社会问题的出现。着眼于长远,村级的“产业振兴”,是根本核心之策,只有农村产业兴旺,才能吸引人、留住人,才能最终实现两者的良性互动。

再者,村级治理之难中,加强和改进基层组织、村干部治理体系仍面临不少困难。大多数村落,尤其是贫困村,集体经济十分薄弱,村干部仅仅靠政府的补贴,面临繁重的村级事务,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不高。再者,村干部没有纳入“编制”,在晋升、待遇等方面受限,同时也意味着“开除”、“问责”、“通报”等督促制约手段对村干部作用欠佳,导致一些村级干部“无畏无求”,随时可以“说走就走”。同时,在信息化网络化时代,群众的维权意识增强,利益诉求多元,这些新变化、新趋势,一方面对村干部治理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有的村干部因不胜任,群众工作方法欠佳,群众工作效果不好,权威性不足。此外,许多本该属于村干部的业务,因其“不能”甚至“不愿”,也需要乡干部职工、驻村工作队等外界力量完成;另一方面也由于村级治理缺乏“制约手段”,一般采用宣传、劝说、讲理、动员等“软”方式,很难让有的群众“服从”,“村规民约”等一些村级公共事项很难完全实施。

破解这些困难和挑战,需要政策供给,需要社会支持,需要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更加完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坚持和加强党对乡村治理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把夯实基层基础作为固本之策,坚持把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作为主攻方向,着力破解乡村治理的人、财、物难题,“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愿景必将实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基层网立场,发布者:周国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ceng.org/grassroots/742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