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学习提升

在正定,习近平这样用人引才

1982年到1985年担任河北正定县委副书记、书记期间,习近平高度重视招揽和重用人才,以虎虎的生气、蓬勃的朝气和改革的勇气,为正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也留下了用人引才的佳话。

1.思想解放,“招贤令”差点被拒登

1984年9月,中组部邀请十多名县委书记召开汇报会。轮到河北正定县委书记习近平时,参会的时任中组部秘书长何载发现,这个年轻人不一般。

“其他书记谈得比较常规:怎么做的,怎么发展的,优缺点是什么。他汇报的却不同,他在谈正定县的发展思路时,体现出的是一种大局观,深远的战略眼光。他从一个小县城的发展,谈到中国的人才战略、资源战略,包括对未来的展望——”  

事实上,正是红色家庭出身,少年沉浮及后来知青、中央机关的历练,让习近平思想解放、敢想敢干。当时他看到四川、安徽酝酿搞“大包干”,也在正定积极推动双店公社搞“大包干”试点,一年就成功了。

1983年,经过深入调研和反复研究,习近平主持制定了广招人才的《关于进一步解放思想,放宽政策,加快我县经济发展的若干规定》,后被称为“人才九条”。规定中关于人才的政策堪称优厚,包括“来正定的科技人员,每搞成一个项目,利润按比例分成或付一次性总报酬”,“允许研究项目失败,不追究责任,工资报酬、往返车费照付”,为调入人才建“人才楼”“招贤馆”;凡到正定来讲学的学者,车接车送,还发津贴费。

几天时间,2000张一米多长、半米来宽,印有“人才九条”的大布告被贴到全县各个生产队、学校、机关、工厂门口,街头巷尾热议声四起。

这样的政策在当时是创举,也招致了一些误解。当习近平让时任县长程宝怀找石家庄《建设日报》刊登、加强宣传时,总编辑误以为与现行政策不符:“你这九条我一登,地委准把我职务给撤了!”

后来,习近平让人找到了时任河北日报总编辑林放,林放看到“人才九条”很高兴,说这个政策观念创新,完全符合中央精神,发头版头条。这篇报道震动了全省甚至全国。

2.人尽其才,“内用”“下挖”不讲成分

习近平注重挖掘本地人才资源,采取了“内用”“下挖”“近补”等方式,使人尽其才,展现出魄力和远见。

20世纪80年代初,中央推行新时期干部队伍建设“四化”(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方针。早在1982年,习近平即提议,对全县知识分子进行三次大普查,对各行各业技术人才进行登记造册,对2300多名大、中专毕业生专业、特长、工作经历进行分类、汇总,建立了正定县第一本“人才账”。

同年11月,正定下发《关于发挥知识分子作用,改善知识分子工作和生活条件的规定》,为各类人才安心工作、献计出力提供了定心丸。

一批有知识有文化的干部得到任用。如西北农学院毕业的王玉廷,1983年9月出任县委组织部部长,1984年8月任县委副书记,并于1988年担任县委书记。

在激活本县人才资源方面,习近平还坚持“不唯成分”“改革者上”。

曾多次到正定调研的何载回忆,当时思想保守,“左”的流毒严重,习近平力排众议,大胆使用了不少社会上有争议的人才,有的家庭成分是地主富农,有的社会关系复杂;有的以前犯过错误,只要改正了,他就给机会……   

习近平“不拘一格降人才”,将一批能干肯干的改革者、大家工匠等推向更高平台。

岸下村农民黄春生,经过十几年刻苦钻研,培育出“冀棉2号”优种,县里破格录用他为国家干部。

时为县林业局果树站技术员的翟民英因实绩突出,习近平为其颁发“自学成才奖”证书,这名没有文凭的“土专家”,后来成为县林业局副局长。  

“著名作家贾大山当上县文化局局长,还是习近平提名的。大山当时不是党员。非党员当县级机关一把手还是很少的。”

习近平认为,不仅要用才,更要育才。正定积极开展在职干部文化补习、知识更新工作。当时,有2106人参加了文化补习。县里开办了农机、农技、机械、会计等短训班,培训各类技术人员6600多人。

3.将人才当挚友,离任后仍写3封信表关心

“我们处于基层,人才短缺,科技落后,视野狭窄,孤陋寡闻,起步之难您是可以想见的;况且我才疏学浅,经验不足,时时力不从心。经过慎重考虑,我想求助于您……聘请您为我县顾问。我想,您一定不会拒绝正定县委、县政府及全县45万人民的一片诚挚之心。”  

1984年新年刚过,一封封落款“学生习近平”的信,出现在全国100多名著名专家学者的案头。正定人力资源有限,习近平早就把眼光放眼县外,甚至全国。 

很快,数学家华罗庚、经济学家于光远等50多名专家成为顾问团首批成员,顾问团成立半年就有20多名专家来正定调研或讲学。在于光远建议下,我国第一个农村研究所在正定成立。

习近平到石家庄某小区找“能人”武宝信,在小区大喊“武宝信”的故事,已广为人知。求贤若渴,亲力亲为,是习近平对人才的态度,更让人才得一知己,放心安心。

邱斌昌原是江苏无锡机械局农机供销公司经理,习近平在无锡考察发现他后,马上做工作让他来正定,担任当时亏损50多万元、濒临倒闭的县油嘴油泵厂厂长。邱斌昌上班第二天就把厂里积压的产品卖了出去,不到一年,该厂产值翻了一番。习近平离开正定后,还3次来信要求当地关心他的工作生活,邱斌昌在正定一直干到退休,后来还担任了县政协副主席。

“我抛家舍业,为的是找到开明果断的领导,干一番事业,我的愿望实现了。”邱斌昌感慨。

调查显示,主政正定期间,习近平先后调整220个基层领导班子,提拔了570名优秀青年充实基层领导岗位;还把160名专家型干部充实到各级班子。正是这些人才,推动了正定迅速发展。不过,当人才作用更多发挥出来,推动正定快速发展之时,习近平已实践着“功成不必在我”的理念,赴厦门工作了。

本文转载自《学习时报》,本文观点不代表基层网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