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扶贫开发

云龙县兔子坪寨:一个少数民族村寨的4年变化超过了36年

“大爹背着一口铁锅在滇西北搬迁7个县,最后把我们领到了这里安家。感谢他为我们选择了这里,但真正让我们生活发生改变的,还是党和政府的精准扶贫好政策!”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功果桥镇山西村兔子坪寨的傈僳族村民何李权,笑着说出了心里话。在兔子坪寨,生活着彝族、白族、傈僳族三个民族,他们互帮互助、和谐相处,共同谱出了一曲精准脱贫的时代山歌。

云龙县兔子坪寨:一个少数民族村寨的4年变化超过了36年

村民说多种语言,既方便沟通也多了份人情味

同居一座山、同住一个寨、同喝一箐水,只有学会了其他民族的语言才能真正融入这个大家庭,实现民族团结和共同发展。“我9岁时搬迁到这里,与彝族同胞生活在一起,先后学会了汉、彝、白三种语言。语言通了,民族之间便打破了不通婚的传统,同时也多了一份脱贫致富的新技能。”今年50岁的傈僳族村民何李权表示,村里的群众大多会说三四种语言,既方便了沟通也多了份人情味。

据了解,兔子坪地处澜沧江东面的大山上,历史上这里只有森林没人居住。在1976年,一批凉山籍彝族群众最先从外地搬迁到兔子坪,两年后又有几户傈僳族群众从丽江搬到了这里安家,近些年又有白族妇女陆续嫁到这里,于是便形成一个寨子里生活着三个民族的现象。作为山西村最贫困的村寨,兔子坪寨的31户彝族居民中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3户,5户傈僳族居民中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户。

当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春风吹进这个偏远村寨时,通晓各民族语言对于协调具体工作来说难事也变为了易事。去年,云龙县扶持拓宽兔子坪寨的公路,这条公路从澜沧江边延伸到大山头上,全长14公里,涉及多个村寨的汉、白、彝、傈僳等群众的土地林地。由于村民代表何李权通晓四种民族语言,于是他便肩负起了协调工作的重任,上门做群众工作做到了“情到礼到”。

你追我赶,争取脱掉没有文化知识的“帽子”

在中国的大部分村寨,出几个大学生早已不是稀罕事,而在一些偏远的贫困民族山寨,考出一个大学生却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脱贫要脱掉没有文化知识的帽子,这对于兔子坪寨的乡亲们来说,也有着深刻的认识。如今的兔子坪寨,重视教育已蔚然成风,小孩子都上了学校,村民们都希望自己家能培养出大学生来。

“女儿考入北京的一所大学,正读大四;儿子考入江西的一所大学,现在读大一。儿女们读书都很争气,我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今年50岁的彝族妇女胡之光,满怀感慨地说到。据了解,胡之光的丈夫在十多年前就已病逝,她一个人供2个孩子读书,生活过得比较贫苦,因此被纳入了建档立卡贫困户。

如今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帮扶下,胡之光家种了20多亩花椒、养了12头牛,去年家里收入近4万元,更加坚定了她脱贫致富的信心。在兔子坪寨子里,助学也成了一种良好的风尚。哪家出了大学生,无论是亲戚还是其他群众都要上门祝贺,送上一点“喜钱”,少则几百元、多的到五六千元,这一份情意给了远行的学子和家长们满满的信心。

“傈僳族乡亲的子女只要考取大学,不管是亲戚还是村里群众、无论是专科还是本科,自己每学期每人给予500到1000元资助。”村里的彝族群众家出了大学生,傈僳族群众还在期待中,于是作为傈僳族村民代表的何李权有点“沉不住气”了,便以个人的名义宣布了一条优惠“政策”。

脱贫攻坚,让4年变化超过了36年

“我们搬到这里40多年了,精准扶贫4年发生的变化,远远超过之前的36年。”谈起近几年的变化,兔子坪寨群众满怀感慨地说到。云龙县发展改革局、大理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为功果桥镇山西村的挂钩帮扶单位,通过各项帮扶举措彻底改变了山西村以往的“穷貌”。目前,兔子坪寨已顺利脱贫4户,其中彝族2户、傈僳族2户,其余的1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也正你追我赶地努力实现着脱贫梦。

云龙县兔子坪寨:一个少数民族村寨的4年变化超过了36年

以前的傈僳族住垛木房、彝族建杈杈房和板板房,如今全村的26户彝族、傈僳族群众的房屋变成了瓦房。村里的彝族建档立卡贫困户邱学文治病花掉20多万,家里的房子建了7年还没装修,但今年他家获得了修缮资金补助,漂漂亮亮的房子装修起来了,这个冬季全家人正忙着给女儿操办婚事。

如今的兔子坪寨,盘山公路拓宽成6米大道,山泉水引来了、电视看上了、手机用上了,“五通”来得这么快,乡亲们都始料不及。目前兔子坪寨群众种植花椒总面积在600亩以上,2018年村里的花椒收入接近80万元,建档立卡户最多的花椒收入达1.8万元;村内9户彝族同胞被列入易地扶贫搬迁,迁入地就在功果桥镇集镇里,规划2019年内搬迁入住,群众已开始谋划搬迁后的生活出路。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云南扶贫热线”,本文观点不代表基层网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