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基层

  • 谢倩雯:不忘初心真扶贫 甘做村民的贴心人

    我叫谢倩雯,1990年出生,是个土生土长的旌德人。受《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一书影响,2018年10月我主动跟单位领导请缨下基层任职,被下派到柳溪村任扶贫队长一职。当时家中还有一个刚满周岁的女儿,下基层这个想法刚和身边人说的时候,身边便一直传来被质疑的声音,首当其冲就是自己的父母,他们认为我应该在家多陪陪孩子,多看看书,舒舒服服的走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岗位这条…

    2019年6月25日 0 0
  • 政府回应的是需要还是需求?——对“送医下基层”的一种解释

    在中国, 长期以来公共医疗资源投入严重不足, 加上配置不合理, 这种不合理性主要表现在医疗资源“上大下小”与医疗需求“上小下大”之间的供需矛盾, 因而, 受到社会的广泛批评。为此, 自2012年底以来, 浙江省推进实施了“双下沉、两提升”工程。送医下基层是政府对社会的回应, 所以, 有必要从政府回应性的视角来讨论。基于经验研究, 本文指出“送医”不能真正解决公共医疗资源的问题, 这主要是因为送医的过程中政府回应本身有局限性, 即没有区分需求和需要, 使医疗资源错配给了不需要的人。其结果一是资源浪费, 二是塑造出不满足的群众, 将问题的解决无限延后。事实上, 对政府回应而言, 其作用的发挥是有条件的, 这个条件就是在回应中须区分需要和需求, 以满足需要为前提, 抑制需求。

    2019年2月10日 0 0
  • 下基层,不要“吓”基层

    一些干部下基层时,为引起地方足够重视,习惯先“吓唬”一番:这次某书记要亲自去,某部长要亲自陪,各方面务必万无一失。出了漏子,大家吃不了兜着走。基层干部一听,难免高度紧张。于是,所有活动事先模拟路演,还要彩排,闹得百姓也不得安生。这种下基层变成“吓”基层的问题,值得注意。 这里的“吓”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恐吓,更多地带有权力威慑、上级施压的意味。在一些干部思想…

    2018年10月29日 0 0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