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顶风前行的“后浪”青年

山东省平度市委组织部 徐云栋

5月3日,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给全国青年朋友们写了一封特别来信:《不被大风吹倒》,在信中回答了一个问题“如果人生遇到艰难时刻,该怎么办?”

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生中不会遇到困难,甚至是艰难时刻。回眸百年,从第一批青年学子高喊“誓死力争,还我青岛”走上街头时,一代又一代流淌着华夏血脉的青年,注定要与困难掰掰手腕,与“大风”较较劲。

大风起兮,用“信仰”踏出逆行的脚步。傻子都知道,顺风走要比逆风前行轻松得多。可为什么,面对北洋政府的威逼利诱、反动派的残酷镇压、帝国主义的咄咄逼人,他们流尽鲜血、搭上性命,也不肯坐上沆瀣一气的“顺风车”?是信仰的力量。因为家国情怀,“五四运动”的青年喊出“还我河山”的铿锵炽热;因为以文济世,“新文化运动”的青年写下“解放思想”的句句箴言;因为伟大复兴,无数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历经战火洗礼,建造没有大山压迫的新中国。如今,新冠疫情阴霾未散,武汉、吉林、上海……每一个面临挑战的城市,都有成千上万的青年人,放弃相对安全的“大后方”,或成为“上阵杀敌”的“大白”,或成为连轴忙碌的红色志愿者,或成为日夜坚守的深蓝先锋,与“大风”逆行对抗。为何?若皆依顺风,青年怎称青年,民族怎出英雄。

大风扬兮,用“勇气”壮硕逆行的臂膀。在分享爷爷带着自己与狂风对峙的经历时,莫言如此形容,“我看到爷爷双手攥着车把,脊背绷得像一张弓,他的双腿在颤抖,小褂子被风撕破,只剩下两个袖子挂在肩上。爷爷与大风对抗着,车子未能前进,但也没有后退半步。”道阻且长,行则将至。逆风前行最大的困难,不在于狂风的威压,而在于内心的怯懦。百年前,嘉兴南湖红船上的13位青年志士,在那狂风正盛的年代,毅然选择了一条开天辟地的伟大道路,在之后的岁月里,面对重重困难,有的人为了“信仰”献出宝贵生命,有的人因为怯懦选择脱党投敌,也有的人鼓足勇气走向了胜利。前段时间,《孤勇者》一曲频繁刷屏,它的火爆或有电竞流量元素加持,但更重要的是歌词中穿透黑暗对抗狂风的勇气引起了无数听者的共鸣,一如浓浓黑烟中的消防战士,寒风暴雪中的边疆卫士,无论百年前与百年后,中国永不乏充满勇气的青年,不管风有多大。为何?若皆是怯懦,青年怎有生气,民族怎有脊梁。

大风止兮,用“恒心”充盈逆行的斗志。“风来时爷爷没有躲避,尽管风把我们车上的草刮的只剩下一棵,我们的车还在,我们就像钉在这个大坝上一样,没有前进,但是也没有倒退,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胜利了。”这是风停后,莫言对这段经历总结,亦是他奋斗至今的力量源泉。人的一生,不太可能永远阳光明媚,但更不可能永远大风压境,如何在挑战过后接续奋斗,也是摆在当代青年面前的一大难题。近来,“躺平”“摆烂”“emo”等词频上热搜,既折射出当代青年对于逆风抗压的恐惧,也反映出挑战过后斗志烟消云散的无所适从。5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空间站建造青年团队回信,信中这样勉励,“9年来,从天宫、北斗、嫦娥到天和、天问、羲和,中国航天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一大批航天青年挑大梁、担重任,展现了新时代中国青年奋发进取的精神风貌。”从“两弹一星”到载人航天再到天宫北斗,胜利的喜悦没有冲散一代代青年才俊钻研的激情,失败的打击没有磨灭一个个青年后生破题的斗志,新中国航天科技没有“躺平”,而是从无到有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源自无论“风起风止”始终前行的“恒心”,源自千百年来华夏青年如一的品性。为何?若皆甘“躺平”,青年怎迈征途,民族怎有希望。

 

本文信息来源自 共产党员网

 

(6)
上一篇 2022-05-10 22:27:34
下一篇 2022-05-10 22:37:58

你可能感兴趣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