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基层网首页
  2. 观点评论

评论 | “迷倒”白恩培、秦光荣的掮客,揪准了他们的“刚需”

都是“天线”惹的祸!

全球大流行催生了一些颇有趣的观察。比如有人发现,女性领导人在应对疫情时普遍表现良好。

说句让姐妹们失望的话,这证明不了性别优势。你看那几个广受赞许的女性领导人,坚强理性如默克尔,温柔亲和如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就不是同款嘛。抗疫成绩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多重因素,具体到领导人的特质,明智、果断和同理心比较重要,而这些品质不怎么受性别限制。其实更要紧的是政治社会环境、政府公信力。那些个四处树敌、蔑视科学的谜之元首,说白了是积弊的现实孕育出来的。

“奇人”的身后,必有诡异的土壤。

五一假期结束没几天,云南省纪委监委以一部警示教育片,揭开了搅动云南官场十余载的政治掮客苏洪波的“神秘面纱”。这个人曾经在云南呼风唤雨到什么地步呢?白恩培、秦光荣这前后两任省委书记都对他毕恭毕敬,再忙也要抽空陪他聊天散步。最不可思议的是,苏洪波俨然是当时云南的“地下组织部长”,换届的时候,秦光荣甚至找他推荐人选。这么个神通广大的人物,云南不少大小官员自然对他趋之若鹜。

苏洪波和那些“围猎”官员的商人似乎是不同的。他号称自己很少主动和秦光荣他们亲近,都是这些官员主动安排饭局、主动过来热络。这一切都归功于苏给自己精心打造的“人设”:手眼通天、“上头有人”。这对谋求政治资本的官员有着致命吸引力。苏洪波与白恩培戏剧性的相识场景则给故事抹上奇异的色彩:2003年在北京,他们各自参加饭局时“偶遇”,巧的是两边都有领导干部,于是干脆拼桌。天下究竟有没有这么神奇的缘分,我挺拿不准的。不过联想到白恩培也擅长自我包装,倒不难理解这样的“一见如故”。

白恩培和秦光荣究竟从苏洪波身上得到过什么好处?片子里没说。自言没有背景的苏洪波,靠什么让包括两任省委书记在内的一众干部深信他“来头不小”?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不得不说,苏洪波善于营造神秘的氛围。在云南官场,流传着他从省委书记的饭局上拍桌子走人的传说。牛气如此,犹如隐世高人突然浮出水面,人设一下子就立住了。在镜头前,他解释得云淡风轻,“性格如此”。敢情这是个祖师爷赏饭吃的演技派。

大家这些年没少看党风廉政警示片,对编剧都不敢想的情节也见怪不怪了,但看完苏洪波的故事,我还是不禁感叹自己想象力的局限。苏洪波在浑水里兴风作浪,难道仅仅凭演技吗?

他之所以能“走红”,还是因为揪住了某些官员“接天线”、搞政治攀附的“刚需”。

这两年,“接天线”以及“政治攀附”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大小落马官员的通报当中。作为官场亚文化,这一风气由来已久。2014年,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撰文表态,对那些搭天线、跑门路的干部一律不能提拔,本来要用的也要缓用或不用。后来的事情,不用我多言语了。讽刺的是,赵本人实际上很吃这一套。刚上任省长不久,就麻利地为攀附他的陈国强“腾”出了省政府秘书长的位子。围绕“接天线”和“政治攀附”心理做文章的也不止苏洪波一人,还有比如把黄兴国骗得团团转、顺带撂倒天津五十多个厅局级干部的荆毅。说起来荆毅的段位比苏洪波低多了,他算不上掮客,更像个江湖术士。荆毅通过“测官运”或者谎称“去北京疏通关系”骗官员的钱,和苏摆布云南官场、换取工程项目相比,笨拙而“古典”。权力欲望得膨胀成啥样,才会妄图依靠所谓“高人”、走捷径获取仕途晋升呢?

那些热衷于“搭天线”的地方主官,自己往往也是被攀附的对象,于是一地的“圈子文化”不可避免。比较典型的是魏民洲主政时期的西安。傍着令计划、赵正永等人的魏民洲,自己在西安也拉帮结派,排挤对手和“不听话”的下属。攀附与倾轧交织,是一些溃烂的政治生态的基本面相。在这样的晦暗的氛围里,找“天线”、找靠山,毫不意外地成了那些有点野心、失了初心的干部的生存策略。噪音响起,电流穿过,群魔乱舞。

常读团结湖参考(ID:Talkpark)的读者,对云南这个地方不会陌生。在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版图里,云南的分量举足轻重。落马的“老虎”中,至少有八位和云南有着扯不断的关系。包括两任云南省委书记,前后四任昆明市委书记,以及前省委秘书长曹建方、前副省长沈培平。白恩培、秦光荣主政的十几年,云南官场有两个突出的关键词。一个是“卖官鬻爵”,原市委书记高劲松向白恩培买官,“在当地官场几乎人尽皆知”。还有一个关键词就是“圈子”。你看,苏洪波这么个左右逢源的商人,都能在官场拉出个小团体,圈子文化该有多肆虐?

云南当地有些老干部起初对秦光荣的印象不坏。他有书卷气,不像白恩培那么强势,对地方发展也似乎有一番雄心壮志。可很快人们就发现,秦光荣和白恩培是“同路人”,在“治理官场比治理滇池还难”的云南,秦很快找到了舒适的“打开方式”。也难怪,当实名举报白恩培的退休老干部杨维骏找秦光荣了解情况时,秦的反应是“不便过问”。虽然白秦二人搭档时没少暗中较劲,但到了维护所谓“官场文化”的时候,“默契”不期而至。乌烟瘴气的环境里,本就欠发达的云南自然错失了不少机会。这哪里仅仅是人的问题呢?讳莫如深的东西太多,如意算盘和小九九太多,苏洪波之流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中如鱼得水,无需多做解释,就能维持住自己强悍的“人设”。

现代汉语里,“官场”一词多多少少自带贬义,包含虚伪、倾轧、逢迎、欺骗的意味。我期待有一天,可以不使用这个词语来讨论地方的政治环境。苏洪波的故事意在警示人们,晦暗的官场土壤里,可以长出何等怪诞的奇葩。

这也是包括云南在内的各地一直致力于肃清“流毒”、净化政治生态的意义所在。健康的土壤才造就得出良好的公共生活,才足以抵抗风浪。

(文/张静雯)

本文转载自团结湖参考,本文观点不代表基层网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