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县域信息

刘述良:隆回农民画的忠实守望者

1月22日,笔者来到隆回县七江乡玉屏山下的一座农家小院里,有幸拜访了隆回著名的农民画画家刘述良。一走进刘述良家里,我们立刻被悬挂在墙壁四周的几十幅风格各异的农民画所吸引。刘述良鲜为人知的故事也就开始了。2019012308585346

 爱画成痴,曾被老师拎耳朵

刘述良虽然父亲早故,但他从小受到母亲的良好家教。他6岁开蒙于本村完小,天生喜爱绘画,见人画人,见物画物,只要有空,就用小棍子、石子或炭条在地上、墙上画花鸟虫鱼和孙悟空、猪八戒。那个年代缺少纸笔,他就把别人丢下的香烟盒子、废纸收集拢来钉成素写本子。这些远远不能满足他的使用,于是书本上、作业本上也全涂满了,为此,没少挨老师和母亲的教训。

有次正上课,刘述良脑子就开起了小差,表面上好像在认真听讲,心里却在云游画境,手痒难忍,便把课本竖立起来,挡在前面,于是,飞机、大炮、士兵、将军霎时便跃然纸上,陶醉中的刘述良嘴里甚至发出了战斗的号角和子弹射击的“哒哒哒”声‥‥‥忽然间,耳朵一麻一热,身子不由被拎了起来,老师严厉的训斥声和同学们嘻笑的情景出现在了眼前。当老师看到他的画栩栩如生时,不由得气一下子消了。

2019012308595431

“即使离婚也决不放弃做画”   

1965年冬,刘述良修建了一间窄小的土砖房子,不久,又找了一个对象成了家,夫妻俩把房子一分为二,一边放了一张用土砖垒成的木板床,既当画室,又当睡床,另一边安灶,生火做饭。

下雨天,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停了雨,屋里还漏雨,为了接漏,脚盆、水桶、蒸钵齐上阵。有一年夏初的午夜,天降暴雨,屋的墙壁被雨水浸透,墙壁轰然倒下,杂草、砖瓦铺天盖地倾泻下来,夫妻俩和孩子都从床上被挤了下来,吓得魂不附体,幸喜土墙朝外倒,才未酿成大祸。可惜,他的画稿和一本祖传的临摹本子被雨水、泥巴浸透变了纸渣,使他心痛不已。

如此窘迫的生活环境,并没有丧失他的绘画志向,反而他的意志更坚强了,有时甚至日以继夜,这下可把他的妻子激怒了,又哭又骂,“你整天泡在画堆里,又当不得饭吃,婆娘子女跟你吃么咯?”他老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炉火把他的全部画稿化为灰烬。刘述良是个犟脾气,自己认为要干的事,就坚决要干,九头牛也拉不回,甚至对妻子说:“即使离婚,也决不放弃做画!”

        2019012309012342

 耕田画画遭批斗

在“文革”期间,刘述良白天要参加繁重的集体劳动,晚上还要在昏暗的油灯下练习绘画,常常一画就是大半夜,那时没电,都点煤油灯。有时,煤油也紧缺,家里煤油接济不上,他就去斜对门晚上给人打鞋底的张奶奶家“借光”。

刘述良对自然界万物的意态、神采、色泽有着敏锐的感受力,有时甚至达到了忘我的境界。有一次,他正赶着牛犁田,大自然的美景让他灵感喷发,一幅美奂美仑的夏耕图涌现在脑海中。于是,他马上停下手中的农活,随即拿出速写本画了起来,不知画了多久,听到有人大喊:牛呷秧了!他跑过去一看,一丘田的秧被牛吃了大半!这下把刘述良吓出了一身冷汗,恰巧一队红卫兵在此路过,看见牛呷了秧苗,又从他身上搜出了速写本子,这下可惹大祸了,一个大个子头目说他是故意破坏生产,丑化贫下中农,恶毒攻击社会主义,是现形反革命分子,不由分说,就把刘述良扭到大队部把他推向批斗台。

下笔有关良之势

2019012309021914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时任县文化局局长刘绍运的关怀下,刘述良被借调去县文化馆搞美术创作。从此,他笔耕不辍,有机会翻阅了大量的古今绘画理论、绘画大师的作品,同时也有缘结识了很多功底深厚的老画家,得到了傅真忻、蔡文武、肖祝善、阳建华、谭春雨等老师的亲切教诲,使他的画技快速提高。不久,又得到湖南美术出版社左中汉教授的亲自指导,特别是在农民画的创作方面,受益匪浅,此后,刘述良逐渐成为中国当代农民画画家的佼佼者。原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吴作人观看了他的农民画“金秋季节”后,对孩童、雄鸡表现手法大加赞许,称赞他“墨有七分,下笔有关良之势。”

在长期的实践中,刘述良积累了许多宝贵的创作经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画“农民画”的关键是给人物开脸,他总结出:男子汉四方脸、姑娘嫂嫂含情脸、儿童娃娃画圆脸、戏曲人物化妆脸。譬如画脸,青壮年蚱蚂眼、儿童娃子杏核眼、姑娘嫂嫂瓜子眼、老人丹凤眼。而在用色方面总结出“紫是骨头绿似筋,配上红黄画才新,红多火,用墨泼,绿色多了不好说。紫多厌,黄多傻,用色不当画面垮。红间黄,喜坏娘。红配紫,丑如屎。紫配橙,喜盈盈,黄橙朱红是近邻。群青配上红玫瑰,色彩最秀丽。雍容华丽色,青莲正实在。用色本无奇,入木三分才算希”等一些经验。当画面完工时,刘老总是要检查和征求观众意见,如:小孩看热闹,行家看诀窍,公公看平安,婆婆看嘴笑,远看画面气,近看画功力。远看近看都如意,才可收场面。

近年来,刘述良的作品有很多在国家、省、市、县的展览中屡屡获奖,其中的“金秋季节”先后登载在《湖南日报》、《文化时报》、《湖南画报》等报刊和杂志上,并于1998年入选《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另外,“清水情浓”、“尝新节”、“童子夺窝”、“童子闹灯”、“元霄烧酒”、“聆听毛主席的声音”等作品荣获省级金、银奖,有些作品还被国家、省市县文物部门或博物馆收藏,或参加国外巡展与展销等。

现在刘述良虽已年过七旬,身体不如从前,但仍乐耕不止。他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举办一次个人画展,让更多的人了解农民画,圆他一生的农民画家梦。

通讯员:陈远志 胡波 刘期贵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基层网立场,发布者:陈 远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ceng.org/xyxx/45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件:32825193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