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迷”孙赟:攀附权贵,用受贿款行贿

孙赟
孙赟孙赟曾出席某公司”一部手机游云南”app上线活动

今年8月17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孙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时,距孙赟卸任云投集团董事长,已过去了1年零1个月,距离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落马已1年零3个月,距离孙赟以博士服务团的身份来到云南,则有整整9年光阴。

9年前,正担任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院长助理的孙赟,顶着学者光环,来到彩云之南,挂职楚雄州副州长,正式开启仕途。9年时间,他看似青云直上,实则却完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堕落,从众人敬仰的学者到千夫所指的腐败分子。

“他有能力,有水平,就是太想当官。”这是与孙赟一同来云南挂职的博士服务团成员对他的评价,因为想当官,他几乎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出卖原则,攀附权贵,看似一度走上了捷径,实则是通向一条毁灭之路。

从中专生到博士

孙赟是1966年生人,老家在甘肃省通渭县。这里是革命老区,多年来都是甘肃十大贫困县之一。孙赟多次忆及自己清苦的少年岁月,他曾在楚雄一个学校对学生们说过:“我直到读大学,才喝到第一口牛奶。”

靠着刻苦学习,孙赟改变了命运。上世纪80年代,他考入甘肃省农业机械化学校,通过两年学习,拿到中专学历。之后,他进入甘肃省农机局,成为一名技术员。

孙赟的这段经历,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孙赟在甘肃农机局工作两年后,考取了中国农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机械工业部食品装备设计研究所。但在他的公开简历中,并没有填写甘肃农机局的工作经历。后来在工作期间,他完成了在职博士的学习。

孙赟在云南楚雄任职期间,有甘肃老家的同学找上门来,负责接待的干部才知道了这段没有写在简历上的信息。一名楚雄人士说,孙赟从大西北的农村里走出来,从一个中专生成为博士,按说也是一段很励志的故事,但他却不愿提及,由此也能折射出他的一些性格。

十多年的科研生涯,孙赟取得了骄人业绩。2004年,他成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此后担任中国农业机械化科学研究院院长助理兼规划发展部部长、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

据一份公开资料介绍,孙赟从事农副产品加工工程技术研究,在薯类与淀粉工程技术研究中取得了突出成就,主持完成的高品质a淀粉新型工艺与装备技术研究被列入国家“九五”攻关;撰写了多篇有学术价值的论文并发表,其中“酶法液化制取天然南瓜汁工艺研究”被选入《中国科学技术文库》。

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孙赟或将成为我国农业科技领域的学术权威。然而在45岁时,他却突然转换赛道,由一名科研人才转身入仕。

2011年10月,孙赟从北京来到云南楚雄,挂职副州长。挂职之初,孙赟自己说过,他在北京时任院长助理,主要从事技术工作,“压根不是什么官,既没有专车,也没有秘书”。当上副州长后,他开始品尝到当官的滋味。变相的“秘书”和“专车”也有了,不过对自己的“专车”,他还不甚满意。

“杠上开花”的仕途

据一名楚雄当地人士回忆,孙赟刚来时,配备的是一辆红旗轿车。当时其他州领导多乘坐丰田越野车,还有一名从中央机关来挂职的干部,也配备了丰田越野车。孙赟对此颇有微词,认为有人瞧不起自己。

来到楚雄后,孙赟给人的印象是,讲话比较有水平,工作中有一股冲劲。加之当时楚雄一把手是外地来的干部,曾在北京担任司长,他对于挂职干部孙赟较为信任,交给了他许多工作。像孙赟的用车问题,就是时任州委书记过问后,才将红旗换成丰田。

一般人的挂职时间为2年,孙赟却在楚雄挂职整整4年。据一名挂职干部介绍,像这种超期挂职的现象,一般是自己申请的结果。他还听说过,孙赟积极运作,就是想留在云南,不愿再回北京。

2015年,孙赟结束了4年挂职时光,如愿地正式留在楚雄,担任州委副书记。一名官场人士说,孙赟刚来楚雄时挂职副州长,后面两年虽仍为挂职,却多了州委常委的职务,挂职一结束就成为州委副书记。以至于有人说他既能留下,还能提拔,是“杠上开花”。“不过大家心里明白,‘杠上开花’绝不仅靠运气,肯定有‘高人’指点。”

得益于“高人”指点,孙赟的仕途还在冲高。担任楚雄州委副书记1年后,他调任云投集团一把手,成为正厅级国企负责人。

谁是孙赟背后的“高人”?直到秦光荣落马以及政治掮客苏洪波被查,真相终于浮出水面。一名了解内情的人士介绍,在对秦光荣、苏洪波等相关案件的查处过程中,掌握了孙赟进行政治攀附,向秦光荣行贿,以及帮助秦光荣内弟、苏洪波朋友在楚雄承揽工程的相关问题线索。

一名楚雄官员还讲到一件孙赟的往事。他担任州委副书记期间,侯新华来到楚雄任州委书记。侯大肆敛财,曾帮助一家来自华东的民营建设集团拓展业务,要求各区县与这家企业签署合作协议。

侯新华的做法引起许多人不满,他要求区县与特定企业合作的指示,被一些区县拖着。侯新华十分恼怒,决定动干部。他提出,要把一名区县负责人调来州里任局长。讨论这个议题时,数名州委常委态度保留,孙赟却站出来积极支持。上述楚雄官员表示:“应当这么说,侯新华是一把手,即便孙赟反对,或许也无法阻挡。但班子内多一些反对声音,毕竟是一种姿态,起码他可以像其他常委那样,不去一味附和。但孙赟为了取悦一把手,置原则于不顾。尤其那名被侯新华拿下的官员,据说与孙赟还有些私交。”

孙赟对州委书记侯新华尚且如此,他在攀附秦光荣、苏洪波等人时又是怎样一副嘴脸,也就不难想象。

一边行贿,一边受贿

2019年5月,秦光荣落马。一个月后,孙赟卸任云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转任省政府副秘书长。那时,当地官场中便有传言,孙赟行贿秦光荣的事情被查出,仕途不会再有进步,假若他没有其它违纪问题,或许尚能免受牢狱之灾。

然而无数事实已经证明,行贿与受贿,向上攀附与向下敛财,是孪生兄弟。云南官场一名人士就说道:“孙赟拿的就是受贿款再向上去行贿。你把所有工资都送给秦光荣,也不够塞人家牙缝。”

一名了解内情的人士介绍,早在挂职期间,孙赟就有了贪腐行径。后来,随着他职务晋升,捞钱的胆子越来越大。

据悉,有一名籍贯贵州的女商人,早年在楚雄经商,后来与孙赟结识,两人关系越走越近。在孙赟帮助下,这名女商人承揽了楚雄许多工程项目。在孙赟调任云投集团一把手后,女商人旗下企业又与云投集团有了业务往来。孙赟调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后,这名女商人突然变得异常低调。一名商界人士介绍,该女商人今年春节前曾有意出国,却没能成行,最近几个月传说她处于失联状态。

今年,云南播出了一部《政治掮客苏洪波》的警示教育片,片中有一名被打了马赛克的官员,讲述与苏洪波交往的事情。影片播出后,一度传说这名打马赛克的官员就是孙赟。一名云南官场人士介绍,片中人物的脸型与孙赟有些相似,却并非是孙。之所以会有这些传言,也因为孙赟与苏洪波的特殊关系。在楚雄工作期间,他帮苏洪波的朋友介绍过工程,在云投集团期间,他又与苏洪波推荐的企业达成合作关系。对孙赟在官场的升迁,苏洪波也发挥了作用。云南官场还盛传,苏洪波在北京有一个会所,还有一台奔驰轿车,都由孙赟安排企业支付费用。

在云南城投集团原董事长许雷一案中,孙赟也被牵扯进来。许雷与秦光荣是湖南老乡,担任城投集团一把手十余年,涉案金额高达数千万元。云投集团与城投集团同为云南省属大型国企,均涉足工程建设、资本运作等领域。据了解内情的人士介绍,因为许雷一案,昆明数十名金融、建筑领域富商被叫去问话了解情况。这些富商与云投集团也有业务往来,一些向许雷行贿的人,同样向孙赟行过贿。

孙赟不仅进行攀附,自身还卷入众多腐败案件中。过去一年中,孙赟多次被叫去问话,甚至有长达十多天未到岗工作的情况,外界关于他落马的传言不断。直到今年8月,一切尘埃落定。

作为一名曾经的技术专家、学者型干部,孙赟的落马毕竟令人唏嘘。有人说,孙赟走错了路,使得学界少了一个精英,官场多了一个贪腐者,实在是双重损失。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官察室”,本文观点不代表基层网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